<progress id="61161"></progress>
    1. 分享到:

      杭州水村“兩頭婚”的現實樣本:不只是姓氏那么簡單

      杭州水村“兩頭婚”的現實樣本:不只是姓氏那么簡單

      2020年12月29日 07:50 來源: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      12月25日下午,59歲的杭州民豐村(按當地習俗,以下簡稱水村)村民美蕓在廚房忙碌。丈夫出門工作去了,兩個孫女放了學,在樓上練字。

        美蕓解釋,在上海工作的親家要回杭州了。按習慣,每每親家回來,她都邀他們過來吃飯,兩邊如朋友般融洽。

        十年前,美蕓的兒子阿斌和兒媳小琪結婚,采用的是近來被推到風口浪尖的“兩頭婚”形式。

        2017年至2019年間,復旦大學博士生趙春蘭在杭州水村做田野調查時,發現水村中有典型的“兩頭婚”現象:“兩性結配,男方不言娶,女方不說嫁,各自戶口不變更; 男女雙方家中各自裝修新房,夫妻婚后在雙方家庭輪流居??; 雙方經協商,婚后生兩個孩子,分別隨父母姓; 有義務贍養雙方父母,也有權利繼承雙方財產; 孩子稱雙方長輩均為‘爺爺、奶奶’,而無‘外公、外婆’之稱謂?!?table border=0 cellspacing=0 cellpadding=0 align=left class="adInContent">

        美蕓自己對“兩頭婚”的理解是“小家變大家”,是“獨生子女基本都會選擇的生活方式”。

        復旦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學院副院長范麗珠評價水村的“兩頭婚”為“一種傳統秩序的延續”。

        趙春蘭認為,在水村出現的“兩頭婚”,是現代與傳統各自退讓、磨合的結果,“它必然是一個小范圍文化圈內的東西,會有一定的局限性,但也有它特有的社會功能?!?/p>

        不需彩禮,也不備嫁妝

        小芬34歲,大眼,圓圓臉,在貿易公司上班。

        她是土生土長的水村人,也是“兩頭婚”實踐者:她生有兩個女兒,一個隨丈夫的姓,一個姓她的姓,統一用“爺爺奶奶”稱呼兩邊老人;她和丈夫及孩子輪流住在雙方父母家,“可能這個禮拜我公公婆婆有事,照顧不到小孩,就回我爸媽家??;有時候我爸媽有事,就到我老公爸媽家住?!?/p>

        小芬稱,她是家中獨女,還在讀書時,父母就有意她未來找個“上門女婿”,“因為他們不想讓我‘出去’”。小芬說她也愿意這樣,因她也“不想離開家”。

        村委財務工作人員介紹,水村有760戶、3300多人口,村民的生活條件普遍較好。改革開放前,踞杭州近郊的水村是典型的魚米之鄉,村民靠養蠶、養魚、種植為生。上世紀90年代后,農業收益減少,工商業發展,且許多農地逐漸被征用,村民便開始進廠務工、自主創業。

        征地時,每戶每口人能得到80平方米的房屋面積補償,“基本一家能換兩三套房?!鄙俨糠秩诉€未被征地,但通常會在自建房中劃出一兩層做出租用,租金收益也算豐厚。據村委會統計數據,2019年,水村村民人均收入4萬元。

        現在,走進水村大道,左手邊是清一色三層以上自建房,右側則是僅剩不多的幾畝農田。偶有農人忙碌,小車駛過,都發不出大聲響。一天里最熱鬧的時刻是下午三四點,村里的幼兒園放學,家長們排排等在門口。其中又以老年人為多。

        趙春蘭在田野調查中總結,水村居民雖已在物質生活、基礎建設上往城鎮化發展,但依然保有農民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,對“延續香火”有一定執念。

        受訪者們表示,水村本地許多獨生女家庭都有過招入贅女婿的想法。

        2005年左右,當第一批獨生子女進入婚齡,水村的“兩頭婚”模式開始出現了。

        大學畢業后,小芬經人介紹認識了現在的丈夫,丈夫是獨子,小芬回憶,當時她身邊零星有“兩頭婚”的例子,但還不普遍。她試探性地問還是男友的丈夫是否能接受兩頭婚,男友回家與父母商量,不久就答應了。兩人于2010年順利成婚。

        婚前,雙方家庭商定,不需彩禮,也不備嫁妝;兩邊都出資裝修新房;婚后要生育兩個孩子,不論男女,頭胎隨小芬姓,二胎隨丈夫姓;小芬與丈夫的戶口都保留于原家庭內,隨各家姓的孩子在各家的戶口本上。

        “兩頭婚對我們來說,第一是傳承姓氏,第二是為離父母近一點?!毙》艺f,“不遷戶口”對她而言是莫大的心理慰藉,“如果我還在這個戶口本上,我覺得我跟我爸媽就是一家人,有很親密的感覺?!?/p>

        “傳統嫁娶的特征是女的嫁到男方家里面,女方的所有社會價值是通過男方來實現的,女性的名字要上到夫家的族譜、戶口本上?!畠深^婚’形成了一種新的社會安排,女的也可以把家譜傳下來?!睆偷┐髮W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學院副院長范麗珠說。

        水村副書記盛云峰回憶,2005年后,村里無聲無息地開始出現“兩頭婚”現象,但從未引起過廣泛討論,“就是一個潛移默化的過程,時代就是這樣走的?!?/p>

        12月21日,小芬在朋友圈看到媒體上關于兩頭婚的新聞,有些忿忿,“文章里的部分內容我不是特別認同,比如說女性淪為生育工具——哪怕我是嫁過去的,我也希望生兩個,我覺得獨生子女太孤單了?!?/p>

        阿阮與丈夫結“兩頭婚”九年多,育有一子一女。她稱自己對生二胎原沒那么熱心,雖不是特別愿意,但她也不至抵觸。因她早就知道,一旦踏進“兩頭婚”,“我的歷史使命就是要生兩個的?!?/p>

        “其實就是小家變大家”

        三十多年前,美蕓從杭州余杭“嫁”到了水村。

        丈夫給了她娘家幾十塊錢作為彩禮,她返以電視機、縫紉機、自行車為嫁妝?;楹?,她與丈夫、公婆同住,戶口也一并遷到了丈夫家。

        2010年左右,她的獨子阿斌到適婚年齡,“我當時叫他不要找獨生的,去娶個家里有兄弟姊妹的回來?!?/p>

        也是此時,周圍冒出“兩頭婚”的現象。阿斌早與高中同學小琪交好,而小琪是本地的獨生女,提出要“兩頭婚”。

        阿斌回家一提,美蕓答應得很快,“我當時就覺得,這情況下也沒有辦法了呀——你不用跟我說他們不能結婚或者兩個人的生肖不配——如果說了你咋辦呢?他們兩個人已經相處這么久了,不同意,反而麻煩?!?/p>

        她和丈夫主動提出給小琪家十幾萬元做彩禮,被對方利落地拒絕,“因為他們覺得自己不是在‘嫁’女兒?!?/p>

        按地方老規矩,男方家要給女方的母親包個“肚痛包”,以慰其對新媳婦的生養之恩。美蕓準備了8000元的紅包,被親家全數退回,“他們和我說,我們也不算嫁,你們也不算娶——我生女兒肚子痛,你生兒子肚子也痛?!?/p>

        在兒子阿斌眼里,“兩頭婚”是兩個家庭、老老少少都可以接受的唯一方案。

        “娶也好,‘兩頭婚’也好,上門女婿也好,其實都一樣,就是兩戶家庭?!卑⒈笳f?!爱斎?,真做上門女婿不太現實,我父母那邊過不去。我作為男的,自己也不肯。但你一定要硬邦邦娶回來,人家也不肯,到時候弄出矛盾,還不如就兩頭結婚?!?/p>

        阿斌的兩個女兒從樓上跑下來,一手一個,掛在阿斌身上。美蕓趕她們上去寫作業,解釋道:“兩個小孩,兩個房間,這里大嘛?!?/p>

        這座自建房格局方正,有四層樓高。早先孩子小,和父母同房,如今大家分住幾層,基本都有自己的空間。

        最開始,夫妻倆在雙方父母處都會居住。岳父母拆遷后,搬進了商品房居住,阿斌與小琪因覺得居住面積小,便常住在美蕓家中,只偶爾去娘家住。

        美蕓回憶,當年她出嫁后,通常只在逢年過節“回娘家”,且必要隨帶禮物以贈娘家的親戚——這是當地外嫁女的規矩。

        而今小琪則隨時隨地可往娘家跑?!鞍匆郧暗囊幘?,我回娘家住一個禮拜,人家就會覺得我肯定跟婆家鬧不愉快了?,F在我想住多久就住多久?!?/p>

        12月25日,美蕓喊從上海收工回杭的兩親家來家里吃飯,她與親家的住處相距不過十分鐘車程,兩家人常常一起聚餐。通常是親家買菜,她下廚。她喜歡這樣,覺得熱鬧,“其實就是小家變大家?!?/p>

        生兒子隨誰的姓,最容易引發糾紛

        七年前,小琪懷二胎時,曾有親戚對美蕓說,看小琪這肚子,懷的好像是個兒子。美蕓稱自己消化得很快,“即使是兒子也是他們家的,說好的就不能變卦?!彼Q自己聽過許多因姓氏而鬧僵的“兩頭婚”,認為這樣極不值當。

        趙春蘭在研究中發現,要和諧地進行“兩頭婚”,“協商和說到做到是很重要的?!?/p>

        按水村舊俗,新嫁婦要挑一“子孫桶”到男方家中,意喻挑去生育責任;若男方入贅,則由新郎挑桶至女方家庭。

        小芬告訴記者,她身邊有一對朋友,因未事先商量好挑桶事宜,臨近婚禮,男女雙方都希望由對方來挑桶。大鬧了一番,甚至放言悔婚。

        協定太死板,也容易引發矛盾。小芬說,她認識一個在居住方面要求特別苛刻的“兩頭婚”家庭:雙方父母嚴格規定時間表,一周住這頭,接下去一周就必須住那頭,“做不到,就鬧不開心,也容易吵架?!?/p>

        60歲的村民老許是退休工人,兒子已結婚15年,是傳統的“嫁娶”。

        老許是“兩頭婚”的堅定反對者。

        “什么‘兩頭婚’是肯定不好的!”老許說,他有一個侄子,比他兒子早婚兩年,采用“兩頭婚”的模式?;槎Y前,兩家人說得好好的,頭胎跟爸爸姓,二胎隨媽媽姓。后來頭胎生出一個男孩兒來,“丈母娘直接到醫院里去把孩子抱走,要搶注女方家的姓?!彪p方家庭大吵一架,孩子一斷奶,就辦了離婚。

        老許說,這陣仗嚇住了他,因此堅持要兒子“娶”一個回來。

        趙春蘭分析,出于對男嗣的看重,生兒子后的姓氏歸屬,最容易引發“兩頭婚”中的矛盾與糾紛。她在做田野調查時認識了一對夫妻,十多年前結了“兩頭婚”, 頭胎兒子出生后,矛盾爆發,“在哪兒做月子、孩子到底跟誰姓這種問題,全都能吵起來?!睕]兩年,未等到生二胎,兩人就離婚了。

        美蕓對傳宗接代的需求則有一套自我消解的邏輯。她認為,即使自家只有一個孫女,來日出嫁后,仍然會生兩個孩子,“那么還是可以有一個姓我們的,所以(姓氏)還是可以往下傳的?!?/p>

        趙春蘭認為,美蕓夫婦并非對“延續香火”無所謂,而是尋到了一種更靈活的態度,“只要能把姓氏傳下去,不管是兒子還是女兒都是香火的傳遞?!边@也是水村一些父母輩對“兩頭婚”的態度。

        “所以‘兩頭婚’其實是一種傳統秩序的延續,它獨立于政策,也獨立于個人主義?!睆偷┐髮W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學院副院長范麗珠評價,“水村是一個比較完整的社區,大家的認識和家庭背景都相似,容易慢慢達成一個地方性的社會制度?!?/p>

        趙春蘭說,到今天,“兩頭婚”在水村實踐過數十年,受訪對象們耳聞的相關矛盾越來越少。

        水村副書記盛云峰平時兼任村內家庭事務調解員。他告訴記者,自己調解過許多鄰里矛盾、經濟糾紛,但未處理過由“兩頭婚”引發的家庭不和?!?矛盾)肯定會存在,但少。一來是農村還是有那種思想,家丑不可外揚,所以外人也不知道;二來,就是‘兩頭婚’在村里已經走過了一個磨合的過程?!?/p>

        不只是姓氏那么簡單

        在水村辦婚禮,傳統意義上要宴請三天:第一天晚上為“啟事”宴;第二天中午,新郎接新娘,在女方家吃“便餐”,晚宴則辦在男方家,為“正酒”;第三天再興“謝事”宴。

        村里的婚席承辦人孫中成說,“兩頭婚”中,兩方家庭通常會先后都辦一輪酒席,順序并無定數,全看兩家商量。輪到女方家庭舉宴時,新娘也要去男方家接娶新郎,“原本接新娘子要敲三下鼓,等于是催新娘下來,現在接新郎也會敲?!?/p>

        也有合并舉宴的,花銷則共同承擔。阿阮當初辦婚宴時,只在酒店合辦一次“正酒”,酒宴費用按雙方邀請的親朋數量分攤。

        而小芬結婚時,只以“嫁娶”流程走了一遍,由丈夫將她從娘家接出,在婆家吃了“正酒”?!盎槎Y的流程上,有些東西如果你非要計較得那么明白,就沒法辦了?!?/p>

        趙春蘭分析,在“兩頭婚”的實踐中,傳統的許多邊界逐漸被模糊:“不只是姓氏那么簡單——它在維護傳統,又沒有那么傳統?!?/p>

        阿斌與小琪結婚時,照舊俗,新郎去女方家接親,得準備一些現金和好煙,“會有隔壁鄰居、大伯大媽攔在大門口,不讓他(新郎)進去,要拿東西出來?!钡珒杉胰松潭?,由小琪家自負“攔門”的花銷。

        婚后過節,小琪與阿斌也無需以兒媳或女婿的名義贈送孝禮,“基本不去計較禮節上的東西了,反正都是一家人,不分家,而且最后錢都是給孩子的?!?/p>

        趙春蘭在這點上深有感觸。她是水村鄰村人,家人們也奉行較傳統的價值觀。她是“嫁”出去的,因此每年過年,“回娘家”探望,總要花一萬多元買禮品,送給叔叔伯伯?!耙驗橐呀浰恪旨摇?,作為出嫁的女兒就必須買東西回去?!?/p>

        “兩頭婚”面對的另一個質疑,是未來財產分割的公平性。

        “生兩個小孩,一個姓你老公的,一個姓你的。到時候會不會兩邊的爺爺奶奶,各自把錢留給跟自己姓的小孩呢?如果兩邊資產差不多還好,要是差得多,怎么保持公平?”“兩頭婚”的堅定反對者老許問。

        美蕓則稱自己從未產生過區別對待的想法,因兩個孩子都由她帶,她一樣地疼。但她分析,或許會有偏心眼的爺爺奶奶,“比如說只帶跟自己姓的小孩,那情感上多多少少會有偏向的,對不對?”

        美蕓說,自她出嫁起,就失去了繼承父母財產的機會,從當地傳統來講,上一代的家產盡數要給家中男丁?!拔腋改傅腻X明確說了都是給我哥哥的。如果給女兒的話,要打架的,就等于給外姓人了?!?/p>

        如今,“兩頭婚”帶來的雙邊姓氏繼承,使女方家庭免去財產落入“外姓”之手的擔心。美蕓一家人已經談攏,她與丈夫在百年后將財產全部留給兒子,小琪也會得到來自她父母的那一份。屆時夫妻倆要如何再為兩個女兒劃分財產,“就是他們自己的事了?!?/p>

        趙春蘭說,在今天,水村有越來越多的年輕夫妻會采用“兩頭婚”的結婚形式。而到目前為止,“兩頭婚”中的實踐者們都還算年輕,養育的孩子最大也不過十來歲,尚未面臨過老人故去、財產分割的問題。她相信,“兩頭婚”的最終走向,還需時間來證明。

        (文中美蕓、小琪、阿斌、小芬、阿阮、老許為化名)

      記者:馮雨昕

      【編輯:于曉】
      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      | 留言反饋
     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     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      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      Copyright ©1999- 2021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新葡京彩票